第596章 形意拳陈柳!

+A -A

  “道歉!”

  陈柳的分贝提高了几倍!

  陈雪这才气呼呼的对叶辰道:“对不起!”

  “无妨,下次不可再这般刁蛮任性了!”

  叶辰微微一笑,随即领着千叶芳子便离开了。手机端https://m..la

  陈柳从头到尾都保持着鞠躬的姿势,直到叶辰消失之后这才站直了身子,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

  陈雪气得直跺脚,抱怨道:“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让我向那家伙道歉?!”

  “住口!”

  陈柳顿时恶狠狠的回头瞪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可知道刚才那位先生是何人?”

  “不就是一个被那个东瀛女人包养的小白脸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陈雪瘪嘴嘀咕道:“不,他连小白脸都算不上,最起码他不白,也不帅……”

  “你啊你啊!”

  陈柳摇头叹息道:“从小我就是把你给惯坏了,才惯出你现在这身毛病,你可知道,我华国修行界的第一人是谁?”

  “当然是叶南狂啊,但凡是我华国修行界之人都应该知道的吧?这你也要问我吗?”

  陈雪给了他一记白眼,还想再说什么之际,猛地看向叶辰离去的方向,俏脸不禁一变:“难……难道他……他……”

  她一连说无数个她,好似结巴了一般,完全不复先前的伶牙俐齿。

  “不错!”

  陈柳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测,面带肃然的道:“刚才那位叶先生就是我华国的传奇,叶南狂叶先生!”

  说到这里,他再度看向陈雪,警告道:“也就是似叶先生这般人物才不会与你一个晚辈计较,要不然,即便是十个为父也不是他的对手!”

  陈雪吓得脸色一片煞白。

  这下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

  叶辰和千叶芳子刚一回到千叶家族,便有三位不速之客上门了,对方自称是安培家族之人,指名道姓要见华国叶南狂。

  “不好!”

  千叶芳子闻讯之后脸色狂变:“主人,必然是你毁了开花院以后,安培家族准备对您出手了!”

  安培家族,开花院,草壁家,贺茂家,这四者作为东瀛四大阴阳师家族,虽说貌合神离,不过一方受损,另外几方也会兔死狐悲。

  “主人,奴婢的意思是不见为好!”千叶芳子劝道。

  “人家既然主动上门了,岂有不见之理?”

  叶辰微微摇头:“让他们进来吧!”

  千叶芳子只得患得患失的让人领着外面的三人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位穿着宽松练功服,手握武士刀的男子,叫做安培拓真。

  安培拓真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叶辰,暗自点了点头道:“阁下就是华国叶南狂?”

  “既知是我,有屁便放!”叶辰端坐于高台之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三人。

  他的话令得三人不禁露出了怒色。

  安培拓真抬了抬手,随后一道卷轴自他手中激射而出,朝着叶辰袭去:“今日我等前来,并无别的目的,只是为人代传一封战书!”

  叶辰顺手接过那张卷轴打开一看,发现上面是黑纸白字,顶部有着三个无比显眼的字体:“生死状”

  “阁下擅入我东瀛,视我东瀛于无物滥杀无辜,柳生家族家主柳生信玄之子更是惨死在你手上!”

  安培拓真大义凛然的道:“阁下之罪按理当受我东瀛法律裁判,不过看在阁下是修行人的份儿上,加上柳生家族不愿将事态扩大,故而决定与你私了!”

  “明日正午,剑圣柳生相田邀阁下于富士山一战,按你华国自古以来的规矩签下生死状,生死不论!”

  听得邀战之人是柳生相田,一旁的千叶芳子当即道:“主人,万万不能接战,柳生相田是我东瀛百年来的唯一一位剑圣,更是我东瀛的传奇,百年来他纵横东瀛未尝一败……”

  安培拓真闻言,顿时傲然一笑,面带玩味的看向叶辰:“叶南狂,你既是华国第一人,可敢接战?”

  他原本以为自己如此激叶辰,叶辰必然会答应,谁曾想到叶辰手中的战书陡然化成了无数碎屑。

  “叶南狂,你……”安培拓真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叶辰面露不屑:“剑圣柳生相田?没听过,是个人都可以挑战叶某么?他当真想为其族人报仇,大可直接来寻我,何必要搞什么生死状?”

  “我一定会将你的话原封不动的带回去的,只希望阁下不要后悔才是!”

  安培拓真冷笑着丢下一句话,当即带着人离去。

  一旁的千叶芳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还想再说什么之际,却听叶辰道:“你也出去,没有吩咐不得进来!”

  千叶芳子只得按捺住疑惑带上门离开了。

  叶辰抬手布下一道结界,让肩上的猴子落在了自己手上,目光定定的看着它道:“告诉我,天外碎片被你们转移到了什么地方?”

  说罢他另外一只手上出现了一枚丹药。

  丹药通红,散发出氤氲的丹香。

  ……

  与此同时,千叶家族。

  柳生信玄站在庭院中打理着花花草草,在听得手下来报之后,不由得沉默了数秒,继而冷笑道:“不愿意出战?想不到堂堂华国第一人竟然如此胆小怕死!”

  “家主,要不要通知相田大人,决战取消?”那人拿不定注意,下意识的问道。

  “取消?”

  柳生信玄眼中闪过一丝无比强烈的恨意:“取消了,我儿的大仇谁来报?既然他不愿意出战,那我们就逼他出战!”

  “从现在开始,派出所有人对留守在我东瀛的华国修行人进行镇压,但凡是华国修行人经营的产业,包括武馆,医馆,尽数给我砸了,人给我抓了!”

  说到这里,他脸上呈现出一抹夹杂着报复性与暴虐之色:“倘若对方强者反抗,杀!”

  此话一出,那人顿时一惊:“家主,事情会不会闹大了?要知道华国那边可不是好惹的……”

  “我们只针对华国修行界之人,影响能大到哪里去?我就是要让叶南狂成为华国修行界眼中的罪人,到时候我倒要看看叶南狂还如何坐得住!”

  柳生信玄手中的花洒应声而碎。

  笑容逐渐阴毒!

  ……

  #旱诙拢褂幸徽拢谛矗换崛毕。br>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全球高武一号红人极品透视美食供应商恰似寒光遇骄阳万古神帝重生之最强剑神万古神帝寒门崛起九星霸体诀